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3)

輕易貸 ? 2019年10月31日 ? 輕易貸 李勇會


我在站上講臺前就知道,只要我露面了,只要我站上去了,那這個會議大概能夠成為我開過的火藥味最濃的會議之一。

我明白的很,出借人的理性是有底線的,他們的錢都拿不出來了,從7月底到10月初,已經兩個多月的時間,如果我說不出讓大家滿意的話,拿不出讓大家滿意的方案,那情勢肯定控制不住——我好不了,絕對別想安全瀟灑的離開,憤怒的出借人會把講臺都踹爛,誰也保不住我。

但我依然敢站出來,站在距離出借人不到五米的距離上,跟所有人講話。

因為有些話我不得不講,因為有些問題是我無法逃避的。

其實我很明白,所有出借人唯一的一個問題就是:什么時候能提現?

或者是:放開讓我們提現,行不行?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

或者說,我的答案無法讓出借人滿意。

因為除了“立刻或短時間內讓出借人全額提現”之外,任何答案恐怕都無法令人滿意。

這才是最核心的問題。

事實上,只要我無法給出滿意的答案,我說什么恐怕都沒用。

不過,哪怕是這樣,我也不憚于上臺。逃避是不會逃避的,永遠都不會逃避,我必然要把話說清楚,不管他們接不接受,我也要讓他們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我面前是上百的出借人,大家圍成了一個大圈,呈半圓狀態把我圍了起來,站在我正前方的是一位穿著黑衣服的小哥,是一位山西太原的出借人,他提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強制復投什么時候能關閉。

第一個問題就很尖銳,偏偏這個問題我很難解釋的清,不是解釋不清,是很難解釋清楚,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明白的,這涉及到我們做業務的操盤手法,我們的風控手段,如果我要解釋這個,絕對會帶出更多的問題,那光這一個問題我就得講兩三個小時。

出借人的耐心有限,但他們自己的切身利益在,他們絕對很樂意聽我講三個鐘頭,把我們的業務全都聽一遍,但我不行啊,這么講下去,到天黑我也別想安撫住所有的客戶。

所以我只能簡單的說,用很大的聲音把現場的雜音壓下去,我告訴他們,如果我在這一刻,就現在,我關閉了復投功能,敞開了提現,不出兩三個小時,平臺直接就沒了。

出借人一定是以最快的速度提現走人,借款人呢?他們做夢都想我把復投關了,出借人把平臺取空了,這樣我沒辦法再給他們循環借錢,也沒能力再壓著他們還錢,他們就徹底沒事了,還能挑起一掛鞭炮慶祝一下:太好了,平臺沒了,借的錢不用還啦。

這樣的結果一定是除了手最快的極少部分人,絕大多數出借人根本連一分錢都拿不到。


黑衣服小哥還問了第二個問題:什么時候能提現?有沒有具體的時間?

這問題其實比第一個問題還尖銳,但這個問題不難答,因為答案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笑,一攤手,問下面:“你們覺得,我說了算嗎?”

下面一群人喊:“算!”

我問:“你們相信我說的嗎?”

下面回答:“信!”

我攤著手,有點哭笑不得,這就很尷尬了。

別說我笑,下面出借人自己都在笑,然后有人小聲說:“你是輕易貸控制人,你說了不算誰說了算?”

我等著人群笑了一下,告訴他們:這事我還真說了不算,什么時候平臺恢復正常,什么時候能允許我依法、合規經營,平臺正常運轉,我就能保證大家利益,短則三四個月,長了半年一年,我就能把這些事處理完,我不會讓大家在平臺損失錢;反過來說,如果平臺現在就退出,那我也可以說,我只能用三到五年時間,像“紅嶺創投”這個最具標志性的P2P平臺一樣,用三到五年時間,打個折取現。有誰愿意面對這樣的情況嗎?

沒人說話了。

沒人愿意。

或者說,這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會走的一步,沒人想自己的錢打折,但凡有一線希望,所有出借人都愿意平臺經營下去,他們能拿回完整的本金和利息。

接下來還有人問了好多問題,比如“如果不能實現轉型,那是不是就無限期拖延下去?”

我的回答是不可能,首先這是個偽命題,事情總有結果,不可能無限拖延下去。


有人要承諾,要我關于兌付方案的承諾,而且必須在有第三方公證的情況下的書面承諾。

我說:輕易貸可以立刻退出,我用幾年時間收回欠款,收回多少給大家分多少,這是國內大型p2p平臺的慣常做法,如果你們這么要求,組織一個出借人委員會,大家投票,如果結果是這樣,那我沒問題。至于說擔保把所有人的本息全部兌付,這個我不能擔保,擔保、剛兌,這是違反互聯網法律法規的,法律不允許我擔保,這是法律的底線。但是,就算法律沒有要求,我個人的情懷,我的素養,也要求我幫著大家把錢收回來。我愿意損失錢,但是我不愿意出借人損失錢。

還有人問為什么我們不能良性清退?別的平臺都行,為什么我們不行?

我讓他們去找,有哪一家體量超過十億的,能良性退出?找出一個列子來。

有人問我轉型做的怎么樣了?還有多久能轉型?

我說只要某些人同意讓我轉型,也就半個小時就夠了。

有人想要開個三方會議,包括平臺方、有關部門、出借人一起開個會。

這個我太同意了,我說你們去組織,我二十四小時都有時間,我隨時愿意跟大家溝通,現場直播都可以。我做了二十五年金融,沒人在我這損失過錢,我愿意為了我的好名聲,不管冒什么風險,我都愿意隨時跟大家交流溝通。

還有人不想聽漂亮話,就問我為什么到期的錢不給提現。

這個我真沒辦法回答,我前面解釋了那么多,我從直接原因到根本原因全都說了,他們不聽,我只能是說,誰不愿意聽漂亮話就別聽了。

最后有人問之前我承諾的賣北國股份,賣希爾頓大樓的事情還算不算數?

我說:“算數。我和sogo的老板,我們合并持有北人集團49%的股權,是實質上的第一大股東,但是我告訴你,兩個多月了,我找到了國際的投資人,出很好的價錢,買我持有北國的股權。那我需要評估,需要拿到他的基礎資料,財務報表,房地產手續,等等這些基礎評估資料。但是今天我一張紙都拿不到,我想賣了股份讓你們提現,人家讓嗎?讓我盡責任嗎?”

我又說:“希爾頓酒店照賣,但是大樓有對應的有經營性物業抵押貸款,賣了得先扣除債務。比如賣了35個億,我要交30%-35%的稅,能剩下15億上下,能解決問題嗎?今天問題不是15億20億能解決的,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讓不讓我合法經營,讓不讓我呼吸中國的空氣。”

諸如此類的問題還有很多,由于視頻在網絡上多有流傳,我就不再一一寫出來了,上述的問答也只是一個總結概括,并非口述的原話。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自己去網上找找,應該能找到相對完整的視頻。觀看視頻也更能領會我想表達的意思。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可以寫出來,相信看過完整視頻的朋友,一定對這個細節很好奇。

在會議進行的途中,我們的員工有兩次跑到講臺上對我耳語。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我估計沒有誰的錄像設備能把他的話也錄下來,如果有興趣,大家可以猜一猜他都對我說了什么?

想猜的暫時別往下看,因為馬上就會公布答案。

第一次上臺,他對我說:分局的局長說,擔心你的人身安全,差不多算了,快散了吧,不能再講了。

第二次上臺,他對我說:派出所那邊提醒我,舉辦這種活動,是需要審批的。

有看過視頻的朋友,或者在現場的朋友,讀到這里可能會露出會心的笑容。

第一次耳語之后,我沒多久就表示這個會可能沒辦法開多長時間了。

這句話的潛臺詞自然是說,公安那邊不想我再繼續說下去了。

第二次耳語之后,我直接就大聲的問,這個會是我組織的嗎?大家來找我,我有責任出面解釋,那這個會是我組織的嗎?

下面很多人回答我:不是!

雖然這兩次提醒,是在阻止我和客戶溝通,阻止我繼續往下說,但是我得承認,如果不是這兩次提醒,恐怕我那天沒那么容易走下來。

上百的出借人,雖然提問問題的人只有幾個,而且大多是共性的問題,但千奇百怪的問題太多了,我真要一個一個回答下來,恐怕天黑也下不去。這兩次來自公安的提醒,在事實上給了我一個能走下來的理由。

如果不是公安的這兩次提醒,恐怕再多兩個小時我也下不來。

我正是借著他們的兩次提醒,才能在那天站出來回答完問題以后,能夠瀟灑利索的離開那個講臺。

那天散會以后,我回到大樓里,看著外面聚集的出借人慢慢散去了,沒人鬧事,沒人發泄情緒,大家都安安靜靜的離開了,其實我很欣慰。

我能感覺到,出借人大多還是理性的,大家知道我的操盤手法合乎所有人的利益,大家理解了我。

如果不是大家理解了我,除非警方把人驅散,否則我無論說什么也走不了。

一場問答式的演講,我成功的把維權的出借人的情緒暫時化解掉了,我可以安全的離開,聚集的人群也都安靜的散了,所以這證明了我是對的,我應該站出來和所有人說,而不是出動警方將人群驅散。

因為哪怕驅散再多次,人群還是會聚集起來,問題永遠無法解決。

柏林墻擋不住自由的心。

最后,我還想再次呼吁,我希望和有關部門的領導、出借人的代表,大家一起坐下來談一談,給平臺找一條出路,給八萬出借人找一個希望,我們共同探討出一套辦法,如何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保護所有出借人的利益。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0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8)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我們沒有問題。我很高興,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高新區通知我,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他們要見我。(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a) 給石家莊市政府鄧市長的信(2)

    自2018年1月8日,市政府啟動對我們進行全面審查已經近23個月的時間,至今無任何結果。我們向各級政府部門提交的200余份報告,至今也無任何答復。 希望您能抽出寶貴時間,允許我當面向您介紹過去25年以來我們全面的經營情況。(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田广双色球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