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6)

輕易貸 ? 2019年11月05日 ? 輕易貸



我看著邊檢人員的臉,壓了壓火氣,縱然剛才聊天的時候我已經基本確定了我被邊控的事實,但他們一直沒明說,我就還抱著萬一的希望,現在徹底絕望了,我的火氣也有點壓不住了,我問他:“誰的命令?是誰說的?”

那人搖了搖頭,壓根不回答我,對我說:“你可以走了。”

我沒走,我問他:“你們不讓我離境,不告訴我為什么,也不說誰的命令,那你至少得告訴我,我該去找誰問吧?我不能就這么糊里糊涂的走,我家在加拿大,我不回家了嗎?”

邊檢人員沉默了一下,說:“那你在這里等著。”然后轉身又出去了。

這次沒讓我等多久,很快他就回來了,告訴我:“你去派出所問吧。”

我問:“哪家派出所?”

“你轄區的派出所。”

我氣笑了:“溫哥華警察局?”

對方明顯愣了一下,支吾了一下說不出話來,我說:“我沒有中國籍,我沒身份證,你讓我去問誰?哪個轄區的派出所負責管我?”

工作人員想了想,說:“那你去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你去那問。那邊能告訴你為什么不讓你離境”

我點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了,那我能走了嗎?”

“可以。你有行李托運嗎?”

我搖頭:“沒有。”

“你的提包呢?”

“我沒提包,我只有一個手包。”我說著揚了揚手里的小皮包。

邊檢人員又愣了一下,我能看出,他是把我當成打算潛逃的嫌疑犯了,大概他從來沒見過不帶行李的潛逃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頓了頓,擺擺手:“走吧。”

我“嗯”了一聲,邁步離開機場。

回來的時候可就不像去的時候那么放松了。去的時候心情不錯,一路上我還有心思欣賞路邊的風景。那個時候有希望,人只要有希望就是快樂的。

要不說為什么上班族最快樂的其實是周五的下午,最難受的是周日的晚上呢。

有希望和沒希望,能帶給人完全不同的兩種心境——最讓人感覺快樂的,不是享受,而是希望。

而且,說實話,我很委屈。

我也算是不大不小的老板了,幾千名員工跟著我工作,管理資產過百億,間接影響了數萬人的就業,我走到哪都是李總,我什么時候被人用那種眼神看過?

過邊檢的時候,邊檢人員看我的眼神我能記一輩子,那明明就是看潛逃犯的眼神,讓人看見就覺得心里堵得慌。

最關鍵的是,我沒犯罪,我就想回家看看,我太太做手術了,我想去陪著她,我哪兒錯了?誰能告訴我一下?為什么他們用那種眼光看人?被叫進小黑屋的時候,身后邊檢人員和其他旅客的目光讓我如芒刺在背,我什么時候丟過這么大的人?

越想越生氣,也沒心思看風景了,汽車平穩的行駛著,突然電話響起。

我掃了一眼,是石家莊高新區監管部門的某個局長。

我頓時就感覺火氣有點壓不住了,我還沒找你們,你們先來找我了?按下通話鍵,車里響起他的聲音:“李總,你好。”

“你好。”我壓著怒氣說。

對面跟我寒暄了兩句,說道:“李總,你在哪呢?現在方便嗎?我們見面聊一聊?”

我說:“方便,我在機場,正往回走。”

“那咱們見一面吧,李總,坐下來聊聊,你多久能回來?你看我們過去找你?”

我說:“好,我正往回走,快進市里了,半小時就能到,我直接去找你們。”

“呵呵,好。”對方說:“我和咱們市里幾位領導都在市金融辦,李總你直接過來就行了。”

我本不知道他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但一聽市金融辦的人也在等我,頓時就感覺,他們知道我在機場的事情了,剛剛我在機場等的一個多小時,估計也是機場人員跟他們請示去了,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說:“領導們知道我在機場吧?我剛才在機場被邊檢給攔住了,限制我出境,領導們知道了吧?”

對面沉默了一下,笑呵呵的說:“見面說,見面說。”

“不是。”我有點急了,拍了一下方向盤:“我哪犯錯了?為什么不讓我走?我太太下周要動手術,我不能回家看看嗎?”

“你先冷靜一點。”對方說:“有什么話咱們見面詳細說好不好?”

“我冷靜不了。”我說:“我家有病人,我問過你們多少次了,我能不能出境?你們就是不告訴我,非得讓我自己來試,我來了又把我攔住,現在又想跟我聊,你們為什么不能早點告訴我?我都答應我家里人要回去。”

我是真的急了,而且非常傷心,他們的做法沒有給我一絲一毫的尊重。我要是犯罪了,犯錯了,那邊控我我認了,可他們說不出來我哪不對,又不讓我離境,偏偏連“不讓我離境”這件事本身都要瞞著我,為什么?

對方跟我打哈哈,不回答我的問題,讓我冷靜一點,說我在開車,有什么事過來說,注意安全。

我沒辦法,說:“我一會就到,咱們當面說。”

“好。”對面答應一聲掛了電話。

我驅車下了高速,也不回公司了,直接轉個彎去了市金融辦。

不大一會功夫就到了,市金融辦并不遠,路上車也不多,我來到市金融辦主任趙東的辦公室,屋子里的人已經在等我了。

“趙主任您好。”我推門進去說。掃了一眼,人還不少,開發區監管部門的兩位領導都在,趙東坐在桌子后面,看見我,站了起來。

“李總您好。”趙東笑呵呵的,一點也看不出有什么異常的表情。幾個人站起來迎我,把我讓到待客的沙發上坐下,趙東笑呵呵的讓人幫我倒了一杯水。

我出了口氣,看著趙東的笑臉,也是感覺有點無奈了。

我確實很生氣,但哪怕再氣,當著他們幾個人,我也不可能把火發出來,只好強打笑容,跟幾人寒暄起來。

我本以為他們叫我來的態度會很嚴厲,畢竟我剛剛才從機場出來,我訂首爾的機票想要離境,被邊檢攔住,這事在他們看來可能會很嚴重,但沒想到他們的態度十分好,趙東始終笑呵呵的,其他幾個人也都撿好聽話說,寒暄起來竟然沒完了。

這弄得我多少有點郁悶。

場面話一說居然就說了十幾分鐘。

我不是不適應官場上“放一句收三句”的說話方式,寒暄這東西我也很擅長,說漂亮話我能陪著他們說到明天早上,但我認為在今天這個場合,今天這個情況,沒必要再這么客氣下去了,但趙東的態度分明就有點敷衍,對我特別的客氣,弄得我實在是有點莫名其妙。

平時他都沒跟我這么客氣過。

我耐著性子陪他們說笑了一會,忍不住了,我問:“趙主任,您知道今天我去機場的事吧?邊控我,這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沒什么事吧?為什么限制我離境了?”

趙東打哈哈:“沒事沒事,別往心里去,李總你肯定沒事,這個咱們都知道,李總的輕易貸審查都好幾個月了,也沒查出有什么問題,審查還沒結束,您能有什么事?”

我問的是我有沒有問題,為什么限制我離境,我問了兩個問題,但他只回答了一半,只說審查暫時沒問題,還是沒回答為什么不讓我走,我看他的態度就知道問不出來了,再追問他肯定把話題繞開。

暗暗嘆了口氣,我問趙東:“那趙主任,您看這個邊控,得到什么時候結束?我太太動手術,我想去陪陪她。您能不能給我說個時間,我想跟我太太說一聲。”

趙東露出為難的表情:“這個不好說,我們都知道你的難處,但現在我們也確實是沒辦法,你想開一點,不是大手術吧?”

我回答:“眼睛動手術,不是大手術。”

“那想開一點,多打打電話,好好跟家里溝通。”

我不打跟他繞圈子了,說:“那我什么時候能回去?”

趙東頓了頓,說:“邊控肯定有時間,不可能永遠邊控,放寬心,你先打個電話,跟家里說明一下情況,既然不是大手術,也不需要太擔心,加拿大的醫療條件肯定沒問題。”趙東說。

他還是把話題繞開了。我沒辦法,說了半天,趙東的話就是不落在實處,不告訴我為什么邊控,不告訴我什么時候解除邊控,看起來很誠懇的樣子,其實一直在東拉西扯。

不過他的態度真的是很好,連為難的表情都恰到好處,確實是很誠懇了,我也沒辦法生氣,市金融辦主任都跟我說場面話了,我還能有什么辦法?

趙東又說了兩句,話題繞的更遠了。

聊了一會,我看沒什么事了,再聊也聊不出什么來,也快到飯點了,我起身告辭,趙東把我送出門,我和幾人告別,開車又回了酒店。

等回到公司已經是下午六點,連小張都下班了,我心情郁悶,這一個下午真是浪費時間,轉了一個大圈,最后除了“我確實被限制離境”這一點得以確認,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又回到了原點。

不過回來的路上,我一直想著和趙東幾人說的話,我有點琢磨出味道了。

他們那個態度,好像是在安撫我。

這弄得我很奇怪,他們為什么要安撫我呢?沒必要吧?能夠弄出邊控我的事情,還會覺得對不起我嗎?為什么要安撫我呢?說的全是場面話,態度非常和藹,這有點反常啊。

是為了顯示他們也是迫不得已嗎?

我想了想,似乎不是這樣,趙東始終沒有說過推諉的話,他的態度是那種“雖然我們邊控了你,確實給你造成了很大影響,但我們覺得我們有必要這么做”,他的態度給我這種感覺。

也就是說,他知道我有難處,也能理解我,但是,限制我離境,這件事不容置疑。

那他為什么安撫我?說那么多場面話?直接跟我說就好了啊,難道我還能質疑政府的決定嗎?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要說平時趙東對我也很客氣,但絕不是今天這樣,趙東是一個比較務實的人,不是那種只會說空話的官員。

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我把車停好,回到酒店我的房間里。

期間小張來過一次信息,問我工作上的事情,順便問我在機場順利不順利,我沒告訴他下午發生的事,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告訴他沒事,我已經回公司了。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換了比較休閑的衣服,洗過手,我就去餐廳用餐了。

當天晚上我睡得不錯,也沒多想,雖然沒辦法回家是很難受的事情,但事實已經如此,多想無益。我也沒往深處思考,趙東和開發區監管的幾位官員的態度都很好,邊檢也沒有為難我。這讓我很放心。更何況趙東他們也說我沒事,讓我放寬心,讓我想開點。

除了我走不了以外,其他的事情都很順利,沒什么不好的。

所以我雖然有點疑惑趙東的態度,但也沒深思,我以為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卻沒想到之后發生的一系列情況大大出乎了我的預料。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0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8)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我們沒有問題。我很高興,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高新區通知我,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他們要見我。(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a) 給石家莊市政府鄧市長的信(2)

    自2018年1月8日,市政府啟動對我們進行全面審查已經近23個月的時間,至今無任何結果。我們向各級政府部門提交的200余份報告,至今也無任何答復。 希望您能抽出寶貴時間,允許我當面向您介紹過去25年以來我們全面的經營情況。(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田广双色球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