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0)

輕易貸 ? 2019年11月11日 ? 輕易貸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讓公司起草了一份紅頭文件《關于控制經營規模與降低風險的情況匯報》。

這封文件是寫給省、市監管部門領導看的,沒有具體抬頭,內容大概是說,國家金融政策旨在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而我們輕易貸平臺為實體經濟提供低息借款,如果一刀切掉輕易貸平臺,過于抑制輕易貸平臺的正常發展,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造成不穩定態勢,希望監管部門參考實際情況,在合法合規的情況下,支持我公司正常發展。

文件報上去了,我們表達的態度是不應限制我們的發展,但實際上當然還是要聽從領導的安排。我昨晚與高新區監管部門的兩位領導談了很久,最后雖然沒有出具書面的文件,但大概方向是一致的,我們會壓縮規模,響應領導的意見,但這需要一個合理適度的指標,且前提條件是決不能引起輿論,觸發風險。

這一天是五月七日,在這之后的三天時間,一直到五月十日,高新區的領導們一直在和我們研究壓降方案。諸位領導都是務實的人,連續幾天幫助我們一起工作,都很辛苦,我能感受到他們的真誠,他們是真的想幫助我們找出切實可行的方法。

最后我們達成的比較統一的初步意見是,控制風險,保持穩定是重中之重——而領導的意見也必須執行,我們將從這個月開始,每個月壓降貸款規模一千萬元。

這個方案已經是我們與高新區領導用了幾天時間研究出的比較合理的方案。對我們來說,如果要保持穩定,最根本的兩點一是保持貸款用戶的用款安全,突如其來的大量抽貸斷貸,一定會導致借款人恐慌和觀望;二是我們要保證全國開元集團服務網絡的運轉流暢,如果大量抽斷貸,導致員工收入銳減,一線員工流動性增大,會進一步刺激借款人的神經。

所以,兩個月壓降三十億貸款,我們不可能在執行這個任務的同時保持穩定。高新區的領導理解認同了我們,這三天以來,我們一起做了大量工作,最后得到的初步意見,已經是我們認為最合理的方案了。

三天后,二零一八年的五月十一日。

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為什么值得紀念?因為這一天讓我刻骨銘心,直到現在,回憶起都來感到發自內心的無力和恐懼。

在這一天,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絕對的權利,是如此的無法抵抗。

原來,不管省金融辦某些領導給我的任務是什么,不管這個任務有多么不合理,會引發多么大的風險,我都沒有選擇的余地,更沒有拒絕的權利。

我真切的感受到,或許順應某些官員的意志,放棄我想要保護所有人利益的執念,這才是對我們來說最優的處理方案。

五月十一日。

“李總,我們出發嗎?”小張敲響了我辦公室的門。

我從桌案后抬起頭:“錄音錄像設備都準備好了嗎?”

“都好了。”

“嗯,你們先去樓下。”

“好的。”小張答應一聲,轉身走了。

幾分鐘后,我把筆記本從抽屜里拿出來,又裝上一支筆,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掃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妥,便向外走去。

小張和小周已經在酒店門口等著了,我快步走過去,司機幫我拉開車門,我側身上車,很快汽車就駛上了公路。

“一會提前把錄音筆打開,別有什么遺漏,錄音筆電量夠嗎?”我問小張。

“好的,剛充滿電,李總,還有錄像機都是剛充滿電的,我們的手機也一起錄音錄像。”小張回答。

我點點頭,這就好,今天的會議十分重要,雖然我不知道這個會議要說什么,但與會領導的級別決定了,在這個會議上哪怕一個字也是很重要的。

起因是昨天高新區政府的領導通知我,明天常務副市長李雪榮要依法約談我。

我剛一聽到消息就有點傻眼。

這……這到底是什么事,怎么連“依法約談”這個詞都用上了?

我問了問小張,小張也說不上來,不過小張說八成還是壓降貸款規模的事情。

我推測也是為了這個,否則最近也沒別的事情能夠驚動市長,我便讓小張準備好東西,準備帶著他和小周一起去,小周是公司業務口的高管,有他在,許多問題他是能夠比我解釋的更清楚的。

汽車平穩的行駛在公路上,我沒再說話,小張和小周自然也不會開口,一路沉默著,不大一會功夫,我們在指定時間,到達了指定地點。

下車后,司機去停車,我們三人下來往里走了幾步,有人上來打招呼:“您好,是李總嗎?”

“您好。”我對他說:“我來找李市長,昨天領導跟我說,李市長要召見我?”

“是。”這位工作人員說:“您跟我來。”

他轉身帶路,我們跟在他后面,一路來到一間小會議室里,工作人員讓我們坐下,笑著說:“您到早了一點,昨天領導交代,說您今天會過來,您稍等一下吧,一會我帶您去會議室。”

“好的,謝謝。”我點頭說道。

工作人員笑著說:“您稍坐。”

我再次點頭致謝,然后低聲對小張和小周兩人說:“一會一進去就錄上音,提前一點把錄音筆打開,別漏了。”

兩人點點頭,小張摸出一支黑色的錄音筆,讓我看了一眼,說:“好的。”

不大一會功夫,工作人員又回來了,端了一個托盤,里面有三杯剛沏上的茶水,放在我們面前,問道:“李總,這兩位是?”

我回答:“都是公司員工,我怕李市長問我業務上的問題,所以帶著他們來了。”

工作人員跟他們點頭致意,說道:“對了,一會您的手機也不能帶進會議室,電子產品都不行,您的手機一會就放在這里就行。”

“好的,我明白了。”我點頭說道。

“不好意思。”工作人員微笑了一下:“您先喝杯水吧。”

工作人員轉身離開,我想了想,低聲對小張說:“錄音筆給我吧,這個怎么用?”

小張把錄音筆交到我手里,教了我如何錄音的基本操作,我記住以后就把錄音筆夾在筆記本里。

片刻后,工作人員又回來了,說:“領導們在大會議室,您跟我來。”

我們起身跟在他后面,一路來到大會議室門口,還沒等我推門,旁邊兩個政府的工作人員攔住我了:“您好,李總。”

“您好。”我回答,把推門的手收回來。

“這兩位是?”

“我們的員工。”

“那請這兩位在休息室等一會吧。”攔住我們的人說:“只能您一個人進去。”

我們三個怔了一下,對視了一眼,我點頭,對小張說:“你們還回剛才的會議室等著我。”

兩人走后,我對著工作人員點了一下頭,剛要邁步往里走,工作人員又拿出一個手持的安檢器,說道:“李總,事涉機密,您的手機也不能帶進去,還有,請讓我們檢查一下,,所有電子設備都不能帶。”

我很吃的看了一眼他的安檢器,說:“手機已經放會議室里了。”

那人拿著掃描設備向我走來,我趕忙雙手平伸,給他掃描的空間,但是握著筆記本的手不自覺的稍微緊了一下。

錄音筆就在筆記本里夾著。

工作人員拿著掃描器,在我身上過了一遍,簡直像是拍電影一樣,我站著一動不動,掃完后他沒發現問題,點了點頭說道:“請進。”

我說:“謝謝。”然后站在會議室的門口短暫停留了一下。

我必須承認這個檢查有點嚇到我了,這跟我想的有點不一樣,我原本以為的不能帶進去電子產品,只是讓我自覺,或者最多摸一下我的口袋,沒想到人家直接拿出了一個掃描電子設備的安檢機器,這種厲害的手段,一下讓我感到了我和他們之間的差距。

也幸好他們沒有掃描我的手,否則在筆記本里夾著的錄音筆一定就被掃出來了。

我在門口站了幾秒鐘,抑制了一下有點緊張的心情,推開了會議室的大門。

--

故事先講到這里,下面說一說最近的事。

2019年11月7日,我的微博被禁言了。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的讀者朋友,應該都很熟悉我的微博,就在前幾天的故事中,我還高調宣傳了我在微博中為大家提供“叫醒服務”的事情,結果沒過幾天,微博便已禁言。

在這里首先要對所有關注我的朋友說聲抱歉,我原本承諾的“叫醒服務”,才只幾天的時間便無法繼續下去,無論是什么原因,我現在已經無法在公開的平臺上,為所有關注我們的人提供“叫醒服務”,他們封掉了我的微博,禁止我發言,還刪掉了所有我以前發過的微博。

對此我沒有任何辦法。

但是不得不說,我原本以為先出問題的會是我本人,我會在某一天突然停止發布微博,停止發布“叫醒服務”,到那時大家自然就知道我已經身陷囹圄的消息。沒想到我人還沒事,微博已經被禁言了。

對此只能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某些人在見不得光的情況下,只能出此下策。但是他越是這樣,來自民間的反彈便越大,當他逼的我們這些抗爭的人不得不道路以目的時候,他將再也壓制不住,抗爭的聲音便會像火山一樣轟然爆發。

在微博禁言后,我通過我們的公眾號發布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沒有被刪,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沒被刪,不過這是好事,看到文章的朋友,可以很清晰的了解我們的意圖,而很多朋友可能沒能看到,或者以為文章已經被刪了,所以根本沒點開看,在這里我再重復一遍。

因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文章大多被刪除,我的微博“開元視角”被禁言,我們由此已經失去了所有可以和用戶有效溝通的渠道,這極有可能引發新一輪的危機,致使投資用戶情緒不穩,又會陷入謠言滿天飛的情況,最終導致更多不穩定甚至是惡性事件的發生。

鑒于此,我們為了最大程度的維護社會穩定,公開透明的向社會公眾展現輕易貸運營狀況,決定面對面和我們的客戶交流。

除一直以來在開元金融中心大樓里,輕易貸接待中心的正常接待(接待時間為每日的9:00-17:00。)以外,我們還將開通用戶和我本人面對面交流的渠道。

自11月17日起,每個周日的10:00-11:30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時間。

地點位于開元金融中心北門外小廣場。

大家可以聽到來自我本人的聲音,聽我本人介紹我們的情況,希望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們,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與未來發展。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2月10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9)

    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因為對領導們來說,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不容商榷,但我不這么想,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我還要試試,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9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8)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我們沒有問題。我很高興,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高新區通知我,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他們要見我。(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2月07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45b)-給東峰書記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這封信發出后,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催化劑”,讓省、市、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依據國家法規政策,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借款人面臨的問題,而非繼續掩蓋。(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田广双色球预测分析